中共北辰区委员会
北辰区人大常委会
北辰区人民政府
北辰区政协
 
 
您当前的位置 :天津北辰政协 > 理论学习 正文
 
北辰文史18(孙洪伊三)
发布时间: 2018-07-18 14:16 稿源:

内政总长孙洪伊(三)

  1913年3月,袁世凯派人刺杀了宋教仁。舆论哗然,纷纷指责,并要求追查主使者及凶首归案法办。袁为翦除革命武装,扩充自己实力,向五国银行团商借款2500万镑,以盐税、关税作抵押,把国家重要财权给予外国人监督和稽核。孙洪伊对此提出反对案,袁世凯极为恼火。同年十月,正式选举总统前,国会参众两院对于“先立宪、后选举总统”,还是“先选举总统,然后制定宪法”的问题,辩论异常激烈。孙洪伊等主张“先宪后选”,而以吴景濂为首的议员主张“先选后宪”,许多议员受了袁的威胁利诱,不敢反抗。有些议员受贿,每一选票达8000元,比后来的曹锟贿选总统还多3000元。

  10月6日选举时,袁世凯派军警包围国会,强令选其为正式大总统,不选他就不准休会。袁当选后,立即下令解散国民党,通缉国民党在京的领导者。孙洪伊的挚友邓子陵夜暮时赶到孙家告警。孙洪伊将胡须剃去,化装邓的模样,乘邓的包车混出京城,逃往天津,隐匿在曹克忠的之子曹铁林家里。袁密电天津警察厅长杨以德缉拿。杨即派侦探长丁振芝率警去其妹夫罗云章家搜捕,无所获。又到其老家北仓村盘查,亦无踪影。孙洪伊则化装成普通市民,在乡绅黄金祥的帮助下,坐马车至杨柳青,搭乘火车赴上海。住在上海法租界霞飞路八仙桥小菜市场附近的宝康里,继续组织讨袁。不久许多反袁议员也先后到达上海,并以孙洪伊公寓为东南讨逆总机关,公开发表反袁言论,组织“宪法商榷会”,从事宪法事务活动。

  1914年,袁世凯加紧复辟帝制。举国心怀痛愤,但慑于其淫威,多数蜷伏待时。孙洪伊发表《泣告北方父老书》,声讨袁之罪行,使海内外晓然于正义之所在,而知伪造民意者之不可苟延。

  袁世凯的北洋军主力冯国璋、曹锟、孙传芳等部,密布于长江南北各要冲。孙洪伊为分化北洋军内部,派韬园派的直隶议员赴南京冯国璋处游说,陈述袁氏倒行逆施、各地均将起义的形势,劝冯国璋揭竿而起。又托黄金祥的外甥(系冯的卫弁)引见,持函亲见冯国璋,遣袁氏独裁行为,表示海内外各界属意于冯扭转时艰,以平衡南北之对立。冯国璋答:“余资望不足,愧不敢当。余是军人,以服从为天职。余经袁大总统一手提拔,始有今日,岂能犯上作乱?诸公爱我,反陷我于不义。”半晌相对默然,冯国璋出示袁通缉孙之密电。孙洪伊阅后说:“公事公办,孙某不能致君以私害公,请督军将余解送北京就是。”冯从容地说:“岂有此理,如果这样办,就不见你了,也不会给示密电。不过这里耳目众多,望你还是迁地为安。”翌晨,由黄金祥外甥护送其去沪。到沪后,他仍不断给冯国璋去函陈说形势,望其早举义旗,促成统一而苏民困。

  1916年5月,孙洪伊被推为东南讨逆军盟主。温世霖等亦在冯国璋处进行游说,并为其策划召开“五将军”会议,商讨时局。当曹锟率第三师入川抗拒护国军时,孙洪伊以与曹有姻亲之谊,急电曹望其与护国军合作,曹锟也受感动。他的函电和在社会上所发动的舆论,为瓦解袁氏帝制起到了一定的作用。在护国军节节胜利和各方舆论声势压力下。冯国璋等五将军联名通电请求袁氏撤消帝制,惩办祸首。袁不得已作急转直下的收场,声明撤销承认帝制案。冯国璋随又发出两电,委婉劝说袁应退位让贤。此电一出,所有北洋军队高级将领纷纷通电陈述时局政见。袁氏始知其内部已呈崩溃之势,而这些电文大都出自孙洪伊的韬园派之手。

  1916年5月,李大钊由日本回国至上海参加反袁策划工作,与孙洪伊等人会面,住在孙洪伊家,研究政局形势和对策。随后去黔、桂等各省及北洋军中,以“杀尽克扣军饷自私自利的首脑”为口号,发动内部兵变,涣散北洋系军心,阻止袁军南下。孙洪伊又与谢远涵冒险到南京说服冯国璋。冯感动,遂通电讨袁,各省响应。(未完待续)

责任编辑: 张璞君
 
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 |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天津市委员会
和平区政协 | 河西区政协 | 河东区政协 | 南开区政协 | 河北区政协 | 红桥区政协 | 滨海新区政协 | 东丽区政协 | 津南区政协 | 西青区政协 | 武清区政协
宝坻区政协 | 静海区政协 | 宁河区政协 | 蓟州区政协
 
版权所有: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天津市北辰区委员会 津ICP备 12006439号-1
地址:天津市北辰区北辰道389号 邮编:300400 技术支持:北方网